????可能是晚上喝酒喝得太猛了,而且喝完了就直接睡觉了,所以南北一大早上起来就有些头疼,洗把脸清醒过后想到自己还没有约许攸头就更疼了。

????南北从卧室捂着脑袋出来的时候许攸已经做好早餐了,看见南北一脸难受的样子就忍不住问了一句,“怎么了?头疼嘛?是不是感冒了?”

????“没有,不知道怎么了,就是有点儿疼。”

????南北偷偷瞥了一眼许攸,没敢说实话。

????南北也没当回事儿,想着忍一会儿应该也就过去了,但是许攸就很担心,昨天南北在墓地的时候把自己的衣服给了她,而且墓地的温度本来就比市区低,肯定是着凉了。

????好在家里的药还是挺齐全的,吃过饭以后,许攸在医药箱里面找了感冒药出来递给南北,又给他端了一杯温水,“把药吃了,不然一上班也没有时间吃药了。”

????“我……我不用吃,等一会儿就好了,我可能就是没太睡醒。”

????南北摆手拒绝着,许攸肯定是觉得他感冒了,但是他自己还是非常清楚自己的状况的。

????不过许攸很坚持,虽然没说一定要他吃这种话,但是她就那样一只手拿着药一只手拿着水杯,目光一直锁定着他,他就拒绝不了了,乖乖的把水杯和药接了过来,在许攸的注视下吃了药。

????“我把中午要吃的药给你装在这个小盒子里,你记得中午吃过饭以后再吃一遍。”

????“……好。”

????南北不愿意吃药,但是却拒绝不了许攸此时此刻的温柔,像是受了某种蛊惑一般的就伸手把药接了过来,傻兮兮的笑着。

????南北把许攸送到叶潍音那里,许攸解开安全带马上就要下车的时候就被南北叫住了,“许攸!”

????“怎么了?是不是头更疼了?还是发烧了?”

????许攸一转头就对上了南北的视线,有些担忧的伸出手放在南北的额头上,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低低的出声,“温度还好,没发烧啊……”

????许攸皱着眉很担心的样子,要收回自己的手的时候就被南北握住了,抬头就看到了南北深情……的目光,“我有话想跟你说!”

????“你、你说吧……”

????许攸挣扎着想要把自己的手腕从南北的手掌种抽回来,但是南北的力气可不是她能比得了的,不管她怎么动,南北的大手都是紧紧的扣在她的手腕上,纹丝不动。

????最后许攸也放弃了,对上南北的视线感觉自己的心都在颤抖,说话都有点儿不利索了。

????“我想周末跟你说。”

????“额……行。”

????“那就这么定了,周末不准有别的安排!”

????南北难得强硬的开口,还真的唬住了许攸。

????“知、知道了。”

????“恩,乖~去上班吧。”

????南北笑的一脸灿烂的放开了许攸的手,放开的时候还有意无意的捏了下许攸的手,看着许攸落荒而逃的背影,嘴角的笑意就更深了。

????唔……其实说出第一句之后后面的就简单了很多呢!

????南北心情愉悦的吹了声口哨,然后才发动车子离开了这里。

????而被南北突如其来的气势震慑住了的许攸则是一下车脸就红了,被南北握过的手似乎温度都和另一只不一样了。

????南北说……有话要和她说,是要说什么呢?

????其实许攸自己心底是隐隐约约的猜到了一个答案的,但是她不敢相信,不过很快这个答案就被证实了。

????因为……许攸去给叶潍音汇报工作的时候就明显的感受到了叶潍音今天的不对劲儿。

????也……不算是不对劲儿,是她今天看她的眼神儿不对劲儿,很亢奋,很……激动?

????而且感觉她再说什么,叶潍音也根本没有再听。

????“……这是我们这些天经手的所有案子,你看一下吧,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就先出去了。”

????“你等会儿!”

????“怎么了?”

????“许攸,来过来坐下~”

????叶潍音朝着许攸招了招手哦,让她坐在了自己对面,企图用笑容迷惑一下许攸。

????许攸看着叶潍音的笑就觉得心里直发毛,但是也只能硬着头皮坐了下来,“怎、怎么了?是不是我哪里的工作做得出了问题?”

????“没有,我就是想跟你聊聊天儿,你不介意吧?”

????“额……可以啊。”

????许攸有些僵硬的点了点头,都不敢看叶潍音的眼睛,总觉得自己被算计了是怎么回事儿啊?、

????“许攸,我们是朋友吧?”

????叶潍音笑眯眯的开口,许攸点了点头,“恩,是。”

????“那……朋友之间是不是不能有欺骗的情况存在啊?”

????“恩。”

????“好,那我问你什么你可得如实回答啊!”

????“好。”

????“那我可就问了,咳咳、你的个人感情,是不是最近有了点儿什么变化啊?”

????许攸一听到叶潍音说起感情就觉得自己已经掉进了坑里,况且还是个人感情……

????果然,许攸一抬头就看见了叶潍音用那种特别有自信的眼神看着她。

????就像是……她什么都知道一样。

????许攸脑海里突然就把发生的事情都串联到了一起。

????南北说周末有事儿要和她说,应该就是……表白吧?

????怪不得南北这几天这么反常,说话总是吞吞吐吐的,叶潍音今天问出来一定是因为没有料到南北一直都不敢说,一直拖着。

????叶潍音应该是认为他们已经在一起了,但是事实上并不是啊……

????“没、没有。”

????“不可能!南北明明就……”

????“你……你一直都知道我喜欢南北。”

????明明应该是一个疑问句,但是许攸说的很肯定。

????她早该知道的,叶潍音这么聪明,就算是她隐藏的再深都会被察觉到了,更何况她也没有要可以隐藏,当然很容易被看出来。

????喜欢一个人本来就很难忍得住不表现出来的。

????“额……我猜的,但是你放心,我没有告诉南北,就是他找路楚恒帮他出主意来着,我以为他应该早就说了的,真是不开窍啊!”

????叶潍音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你就当不知道吧好吗?不然南北不得来找我拼命啊!”

????记住手机版网址:8

欢迎大家访问:好奇书屋
本文地址:http://www.hqshu.com/book/64724/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