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尽欢想迎接她去天上吗?

????在这一刻,千懿福甚至有了一种想跳下宫墙的冲动。

????她恍惚的收回目光,转身走下宫墙:“我们回去罢,这事得跟皇后跟一声。”

????她才走了几步,就听得几名太监在她身后道:“公主您等等,那边又有一批人过来了,奴才看骑马走在最前面的,怎么有点像是……驸马爷啊?”

????“不可能的,尽欢不可能出现在这里,”千懿福又恍惚起来,“你们的狗眼看错了,莫要再说这样的胡话……”

????然而她身后的动静愈发的大了,有官员叫起来:“君大人?真的是君大人,君大人回来了,快,咱们赶紧去门外迎接他——”

????“我说了尽欢已经、已经……”千懿福忍着没有说出“死”字,眼睛却又是红了,“至少他这几日不可能会出现在京城,你们都莫要说了!”

????“公主,咱们不是诳你的。”一名侍女拉住她的手,激动的道,“真的是君大人,咱们看得清清楚楚的,您不信的话自己看啊,君大人回来了!”

????千懿福脸庞涨红,就想发飙了,却听到皇宫大门外面传来侍卫的声音:“所有人让路,让君大人进宫——”

????难道所有人都出现幻觉了?

????还是说有人冒充尽欢?

????千懿福拧眉,快步走下台阶,朝大门走去,准备狠狠的教训这些让她伤心的狗奴才。

????然而她才踏出大门,就见前方一人骑在红马之上,剑眉星目,面如冠玉,束发垂腰,青衣飘飘,宛如众星捧月一般踏马而来,温文、优雅且不失清傲的气质,不是她的丈夫君尽欢,还能是谁?

????她彻底呆住了,眼前究竟是真实的还是幻觉?

????如果说是真实的,可尽欢明明已经死了;如果说是幻觉,但眼前的尽欢也太真实了,而且,难道所有人都集体出现幻觉了么?

????她就这样看着眼前的君尽欢,完全无法思考和做出任何反应。

????在她忡怔的时候,君尽欢却大叫了一声“福儿——”,翻身下马,快步向她跑过来,而后将她紧紧的拥在怀里,深情的道:“福儿,我回来了!”

????温暖的体温,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气息,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然而千懿福却还是不敢相信这一切,呆呆的让君尽欢拥抱她。

????如果这一切是梦,那就让她在梦里长眠不醒……

????“福儿,你怎么不说话?”好一会儿后君尽欢才放开千懿福,抬手轻抚她的脸庞,心疼的道,“你又瘦了,憔悴了许多,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如今我回来了,不会再让你受半委屈和劳苦了。”

????千懿福怔怔的看着他:“尽欢,你、你是从哪里来的?”

????是从天上回来,接她去天上的么?

????“你一定是累糊涂了。”君尽欢柔声道,“当然是去接运儿回来了,运儿就在后面,马上就到了,我们可以全家团聚了。”

????千懿福又呆呆的看了他片刻后,抬手放在他的双颊上,眼泪慢慢流下来:“尽欢,你、你不是死了么?你、你是来带我走的是不是?”

????“你说什么傻话呢。”君尽欢温柔的道,“我只是去接运儿回京罢了,我和运儿都活得好好的呢!我不是跟你发过山盟海誓,要白头偕老,一生一世不分离的么?”

????“可、可是我明明见到了你、你的尸体……”

????“嘘——”君尽欢轻声道,“那一定是你的幻觉或者是什么误会,不过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咱们先进宫,把运儿的事情给办妥了,然后再处理误会的事情。”

????“嗯,好……”千懿福哭出声来,“只要你活着,什么都好……”

????她心里满是疑惑,比如丈夫的尸体是怎么回事、比如丈夫怎么这么快就带运儿回来了、比如丈夫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等等,然而,这一切与丈夫仍然活着已经不算什么了。

????“乖,别哭了。”君尽欢抬袖轻拭她的眼泪,“这么多人看着呢,待只有我们两人的时候,你再尽情哭,我会一直陪着你。”

????“嗯。”千懿福忍下心中的激荡,紧紧抓住君尽欢的手臂,“我一切都听你的,现在的情况是……”

????“我都知道了,宫里的人都告诉我了。”君尽欢摸了摸她的头,“接下来的一切都交给我,你只要好好歇息就好。”

????“我、我不要跟你分开,”千懿福仍然有种自己其实是在做梦的不真实感,生怕自己一松手丈夫就没了,“一秒都不要……”

????君尽欢柔声道:“好好,你就跟着我罢,咱们绝对不分开。”

????其他人见两人腻了这么久,心里都是无比的嫌弃,却都不敢吭声,到了现在,众人心里都明白太子登基已经是势在必行,而君尽欢基本上已经确定会成为太上皇或者摄政王了,他们不能得罪君尽欢夫妇。

????只是,众人想不明白,君尽欢不是才离开京城几日么,怎么这么快就带着远在中原的太子回来了?

????难道……君尽欢早有准备不成?

????君尽欢安抚好千懿福后看向众人,平静而威严的道:“各位,我在回京途中已经收到了情报,大致知道宫中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现在就带太子进宫见皇上、皇后,同时准备太子登基事实。”

????众臣皆道:“一切听君大人安排。”

????君尽欢点头,转身:“去带太子过来。”

????“是。”他的侍从往队伍后面走去。

????众臣的目光随着那名侍从移动,看到君尽欢的身后尽是黑压压的一片蒙面铁骑,连之前在宫墙下参与厮杀的那些铁骑也加入到新来的那些铁骑当中,一个个身形魁梧,气势彪悍,完全不像是京城的军人。

????看起来,这些蒙面铁骑是君尽欢的人,但,他们究竟是什么来历?又为何会是君尽欢的人?

????在众臣既疑惑又不安的目光中,君尽欢的侍从走到铁骑队伍的中部,从一名骑兵手中接过似乎正在沉睡的君运来,走回到君尽欢的面前:“大人,太子殿下还在睡眠。”

????“太子一路奔波,很是疲惫,不必打扰他。”君尽欢点点头,“你抱好太子,随我进宫。”

????千懿福急道:“运儿的病好了么?我来抱他罢。”

????“你放心,运儿的病已经彻底好了。”君尽欢微笑的拍拍她的手臂,“只是他日夜骑马赶回京城,太累了,需要好好歇息,而你也需要好好歇息,待你们都休息好了,运儿随便你抱。”

????“哦,那就好……”千懿福在看到丈夫后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心里是满足的,身体却是异常疲乏,确实也没有余力去多想些什么或者再做些什么,便懒懒的靠在君尽欢的身上,不说话了。

????君尽欢踏进皇宫大门,那些铁骑仍然骑着马,紧紧跟在他的后面。

????“君大人,”大内侍卫统领上前几步,抱拳,“依照宫规,除了皇上和大内侍卫,任何人不得携带兵器入内,也不得蒙面进宫。”

????“他们例外。”君尽欢淡淡道,“他们是皇上让我暗中挑选和培训的太子近卫军,以后,太子的安全就由他们来护卫,太子在哪里,他们就在哪里。”

????他目含深意的扫向四周,每一个平静的字眼都像暗流汹涌的深海:“他们只听从我和太子的命令,谁敢伤害太子,他们就可以就地格杀谁。”21

欢迎大家访问:好奇书屋
本文地址:http://www.hqshu.com/book/61333/6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