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丽丽是真的傻眼了,她没有想到夏晴竟然会猜到这些。

  扫了眼站在自己面前的狐朋狗友,后者不停的摆手,“不是我。”

  “也不是我。”

  “我和你妹真的不熟悉。”

  “你是啥意思啊,是不是怀疑我们通风报信?”有人对夏丽丽这么看他们的眼神,是很大的不满。

  “我哪里敢。”夏丽丽就是觉得他们中间应该有人通风报信,不然怎么夏晴那个蠢货会猜到。

  她可是知道夏晴在美国是各种忙,自己都开了家公司,好像发展前景也不错,她心里那是一个嫉妒。

  这不就想着让朋友还有网络面前的很多观众都见证下,不管夏晴和裴梓琪在外面如何得瑟,只要她一句话,这两人不得不来接她。

  没有想到竟然会这么快就翻船,她傻眼。

  对于在场所谓朋友说的话,她不在意,管这些混日子人的想法干嘛,不过网上粉丝的想法,她不能不在意。

  速度看向手机,发现房间里的人数还算可以,这让她松口气。

  起码还有点人气就成,如果一点人气都没有,她才要哭。

  可是等她仔细盯着屏幕看了那些留言后,她哭了。

  虽然有那么几条是支持她的消息,说夏晴他们是如何过分,可是更多的是对她的嘲讽。

  夏丽丽眼前一黑,她这算是红黑吗?不对,应该是黑的发亮发光。

  之前网上传播的小视屏,已经让人都把箭头对准她,就想着是否可以通过夏晴夫妻,稍微帮她洗白一二,没有想到反而会让事情发展到这么一步。

  夏丽丽都不知道到时候不知道多少人会进来踩她,虽然她是可以说不指望直播的钱过日子。

  虽然直播赚钱是比较容易,也是赚了不少的钱,可是不能和金主给的钱比。

  可是夏晴张口闭口用讽刺的话说金主不金主的,哪个金主会在这给时候冒出来。

  夏丽丽傻傻的看着屏幕,而她的所谓的姐妹花,好哥们也是拿出手机看,当然也注意到那些留言。

  本来一些打算和夏丽丽打声招呼后再走的人,也都不管了,趁着夏丽丽走神的机会,趁机纷纷走人。

  没有一会功夫,诺大的院子竟然没有人,如果不是院子里零落的样子,都不会知道刚才热闹的样子。

  夏丽丽缓过神来,想着不管如何,不能就这么倒下,不然粉丝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走,还有就是好姐妹也会趁机嘲讽一二。

  虽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总之先振作起来,可是等她一抬头,发现刚才还热闹的院子,竟然变的空荡荡起来,“怎么会这样。”

  知道有些人应该会撤,可是想着应该会有几个人留下来,没有想到竟然没有人留下来。

  这让夏丽丽哇的就哭了出来,“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我,我真的没有干嘛。”

  夏丽丽想想就伤心,为何她会这么背,“我,我真的不知道我做错了啥。”

  “明明以前夏晴不如我的。”

  夏丽丽去房里拿了几瓶酒出来,一边喝酒,一边絮絮叨叨说着当初她和夏晴小时候的事。

  “我真的不懂,怎么夏晴会变的这么厉害。”

  “明明她现在的一切都应该是我的。”

  “都已经是我的。”夏丽丽恶狠狠道。

  “夏晴她,她就是一个贼,就是一个小偷,把我的东西都给抢走了。”

  “夏晴,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会把属于我的东西给抢走。”

  “我会让你跪在我脚下,各种跪地就饶。”

  夏丽丽喝多了酒,人已经变的晕乎乎的,然后脑子就各种的不受控制,一些不该说的话都冒了出来。

  比如她不愿意提起的前任未婚夫,还有后面几任男人,当然也不能少了现在的金主。

  虽然还有人在不停的留言说夏丽丽如何不好,可是进入房间的人是越发的多了起来。实在是他们发现夏丽丽说的夏晴,是他们所陌生的。

  当然更让他们激动的是,随着夏丽丽酒喝的更多后,说的话尺度是越发的放开,一些不该说的话都说了

  进入房间的人没有想到夏丽丽喝多后,竟然会变的这么开放后,当然也是各种召唤朋友来看。

  还有人竟然把这些都录了下来,然后发布到网上,才不管因为夏丽丽说的话,有多少所谓有头有脸的人会变的很是没有面子,对他们来说,这种带色的话题,一定会有很多人关心。

  至于谁会倒霉,那就不是他们操心的,如果不是夏丽丽说出来,他们怎么会知道。

  夏晴压根就不知道她狠狠怼了一番夏丽丽后,竟然会有这么多连锁反应,她开是开车赶回去。

  裴梓琪盯着手机看的那是一个认真,认真的都让夏晴侧目。

  本来以为是不是在听下属汇报,也没有多想,努力把车子开的平稳。

  突然她听到一个耳熟的声音,是刚才给她怼的人,“啊啊,不会吧,夏丽丽竟然还真的发布到网上?”

  夏晴之前就是猜测一二而已,没有行到竟然给她赌对了,“我的天啊。”

  “速度看看,夏丽丽有多少。。”夏晴想知道夏丽丽有多少粉丝,万一她的脑残粉很多咋办。

  可是慢慢的她绝对不对劲,实在是对方说的内容,都让她惊呆了,“她是不是疯了。”

  “她,她怎么会上传这些内容。”

  “怎么就没有人审核。”

  “她是在直播。”裴梓琪收到朋友发来的链接,看到竟然是看直播,他是不想搭理的。

  这种浪费时间的事,他可不会做,有这个时间,不如多看看书啥的,也比看这个好。

  可是没有想到竟然是和夏丽丽有关,这让裴梓琪突然警觉起来,不会是在说媳妇不好的话。

  裴梓琪知道夏丽丽就是这么小心眼的人,当然要好好看看。

  啊,夏晴没有想到竟然也给她猜对了,“她竟然还当主播。”

  “那个让我看看。”夏晴也想知道夏丽丽到底是如何说她的。

  哪怕知道夏丽丽不会说她的好,但是起码要知道对方为何说她不好。

  裴梓琪把手机的声音放大,“她喝醉了,没有啥好看的。”

  裴梓琪鄙视的看着视频里的夏丽丽,要多厌恶就有多厌恶。

欢迎大家访问:好奇书屋
本文地址:http://www.hqshu.com/book/61250/1140/